钯碳价格背后藏着那些不为人知的财富和阴谋(一)
现在位置: 首页 > 行业新闻 > 正文

钯碳价格背后藏着那些不为人知的财富和阴谋(一)

时间:2017-9-27 作者:shining 分享到:

钯替代铂和铑充当了汽车废气催化剂(钯碳催化剂)之后,消费需求大幅度的增加。全球最大的钯生产国是俄罗斯和南非,而俄罗斯的诺尔里斯克镍业公司NorilskNickel则是最大的产出来源地,另一个非常重大的供应来源于前苏联的国家储备;二战结束后,美苏两国开始军备竞赛,苏联急需扩张其持有的武器规模,积累了大量的贵金属,其中包括金、银、铂、钯等。

钯碳价格背后藏着那些不为人知的财富和阴谋(一)

波塔宁是俄罗斯矿业巨头、俄传媒大王、俄罗斯七大寡头之一。波塔宁设计出了著名的”贷款换股份”计划,即政府通过出让国有企业的股份给私人银行和金融机构以换取其急需的贷款,正是在波塔宁自己所设计的方案和一手操纵中,他如愿以偿将诺尔里斯克镍矿公司Norilsk Nickel收入囊中,其是全球最大的钯资源公司。

钯碳价格背后藏着那些不为人知的财富和阴谋(一)

1996年,波塔宁在总统大选中为叶利钦连任作出了重要贡献,被任命为叶利钦政府的第一副总理,专司经济改革,这使他成为所有寡头中担任政府职位最高的。在任的一年中,他被指责以权谋私。其中之一是他颁布了一项针对性的减税政策,使诺尔里斯克镍矿公司省去了巨额税款。

在当年诺尔里斯克镍矿的拍卖中,波塔宁的Uneximbank银行被政府指定为主持者,波塔宁以1.701亿美元(比起始价1.7亿美元仅高出10万美元)胜出,获得诺尔里斯克镍矿38%的优惠股和51%有表决权的股份,另一竞价者3.5亿美元的出价则被判为无效。与国际上的交易所对(诺尔里斯克镍矿)40亿美元的价值评估相比,波塔宁拍出的价格简直就是白菜价格;

INTERROS出资1至2亿,Norilsk Nickel出资2至3.5亿,而NORILSK的另一大股东(占5.9%)俄罗斯寡头、切尔西足球俱乐部老板阿布拉莫维奇出资1至2亿,说到底就是波塔宁和阿布拉莫维奇成立了一个全球钯金基金(Global Palladium Fund),大量持有钯的库存——一个庞大的囤货计划浮出水面。

在之前的俄罗斯经济爽歪歪的几年(2014年之前)中,俄罗斯国家金库一直持续的收购储备,重新的建立起钯的战略库存,当然俄罗斯到底有多少钯的储备是市场非常关注的,但没有人知道俄罗斯到底有多少钯,钯是小众市场,所以俄罗斯国家金库的行为非常容易引发市场价格的波动,而在2014年开始随着俄罗斯的财政开始恶化,波塔宁就曾对俄罗斯国家金库表示其愿意通过旗下Interros购入俄罗斯国家金库里的钯的存货,当然一开始俄罗斯国家金库当然是表示不愿意卖自己的战略库存对波塔宁的提议一直表示拒绝,但是到2015年俄罗斯政府的财政连续超过预算,导致财政赤字不断扩大,为了弥补财政赤字,俄罗斯需要采取各种手段,出售国家贵金属和宝石储备Gokhran的贵金属则成为选项之一,2016年到2017年这两年里俄罗斯国家金库Gokhran卖出的钯却并没有流入市场,而是被波塔宁等寡头以金融化的方式持续的买入持有,这就有了全球钯金基金(Global Palladium Fund)的诞生;

与此同时,国际市场上,已经有人提前感觉到了类似当年的风口一样的故事,从2014年3月底,南非联合银行和标准银行就开始配合发行钯金EFT基金,更增加了投资者对这种贵金属的兴趣,同时加入到囤货金融化钯的道路上,而之后被爆料出来的高盛、汇丰、南非标准银行和巴斯夫集团被指控操纵铂金钯金定盘价机制的新闻则不仅的让人想起了当年那个神秘的华尔街基金大举买入110万盎司钯金参与挤仓俄罗斯的情况;钯碳回收价格从年初到现在上涨了35%。

如果你知道INTERROS的投资副总裁,管理委员会委员曾经在高盛任职的话,不知道你又会做什么感想?

波塔宁、阿布等寡头的这种行为,又像上一轮俄罗斯国有财产私有化那样侵吞俄罗斯的储备性资产?还是在普京的强权下主动的帮助俄罗斯摆脱经济制裁(同时也是自救行为)?

我们还说不清楚,但全球钯金基金(Global Palladium Fund)扎扎实实的在2016年买入5吨的钯,并且它今年还将买入不少于5吨的钯,当然有不少是来自于俄罗斯国家金库;

如果是俄罗斯政府想借波塔宁的公司(INTERROS)行为来摆脱经济制裁避免从俄罗斯国家金库直接处理钯的尴尬(被市场逼仓)或许还会引发钯的价格暴跌,那么波塔宁提出成立这样一个全球钯基金,同时让Norilsk Nickel诺尔里斯克镍业减产确实是非常聪明的一个方案,一边全球最大的钯生产商减产,一边又大量买入未进入市场钯的库存,这样的做法则非常的有利于ETF的金融化介入:

而庞大的资金来源,对于钯的市场而言,这些俄罗斯寡头来说,实现相对的价格垄断,根本就不是任何问题;在这样的方法下,最终,我们发现Norilsk Nickel、Interros,波塔宁、阿布已经成为最大的囤积者,甚至可能还包括俄罗斯政府,这是一个典型的寡头垄断的行为,他们或许将是这一轮最主要的受益者,俄罗斯通过金融化的手段完成了对钯的供给端的控制,当然最后的结果肯定是也像是当年那波一样希望最终的需求端来进行最后的买单,当年倒霉的GM,如今会换成是谁呢?